尴尬了

推荐阅读:修仙:开局获得斩仙飞刀!宁溪战寒爵是什么从召唤苏轼开始打造娱乐帝国独占金枝神医娘亲她又开挂了随身空间:农门福妃富可敌国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白马辞太平今夜星辰似你我在大辕朝除妖那些年

    此时,凌瑶脸色发白,嘴唇发黑,高耸的胸部起伏剧烈,气息相当紊乱。

    “凌瑶,你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好了。”

    夜辰立马找寻伤口的所在。

    “……”

    “怎么伤口是在脚上,还是在脚跟,小腿也好点啊!”

    夜辰有些难为情,没有解毒药,他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是要用嘴把毒给吸出来的,这也太尴尬了。

    小心的脱下靴子,这时,凌瑶的整个脚掌都呈亮紫色,硬邦邦的,明显比平时肿胀了不少。

    这可让他怎么下的去嘴,虽然是女生的脚,很白很软,可是……心里总有点别扭,而且凌瑶穿的还是靴子。

    “刘青说过,漂亮女生的脚都是香香的,应该是真的吧!豁出去了,救人要紧,刘青,你要是骗我就死定了。”

    抬起凌瑶的小腿,深吸一口气,“嘬~呸……”

    这样一来一回,不知多少次后,凌瑶的脚上的肿愈渐消散,也渐渐恢复了原来的色泽,凌瑶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口上已经有了呻吟声。

    随着脚上的黑血渐渐消失,终于流出了鲜红的血液,脚也变得苍白。

    ……

    “呼~累死了,这样还是不行啊!”

    凌瑶依旧昏迷不醒着,脚上的毒虽然吸出来了一部分,但最开始还是有一部分毒素深入,继续麻痹着凌瑶的神经,他又没有解毒药,这样下去,凌瑶一直都不会苏醒的,可见这毒的霸道。

    “有了。”

    夜辰突然灵光一闪,拿出匕首就在手上划开一道伤,顿时鲜血流出,小心翼翼的将血滴在凌瑶的伤口上。

    夜辰记得自己曾经被毒蛇咬过,那时他的父亲当然不会管他,夜辰还以为这一辈子就这样了,完事了,然而,到了第二天却没有丁点事。

    自那天起,他就知道他不仅拥有外伤的自愈能力,还有抗毒的能力,只是深浅就不知道了。

    鲜血没入伤口,隐藏在深处的毒素仿佛遇到天敌,黑色的毒血一点一滴的都从伤口处流了出来,无处可逃,紧接着伤口也迅速的愈合。

    “真的好了,还把伤口都完全愈合了。”夜辰有些惊异,没想到自己的这个能力不仅受于已身,还能用于外界。

    毒素祛除完毕,凌瑶的脸色也慢慢的好转,估计差不多时间就会醒来,这下夜辰放心了。

    夜辰又帮忙把凌瑶的靴子给穿了回去,他知道这些家族的大小姐脾气,要是被她知道自己碰了脚,那还了得。

    这都是刘青跟夜辰说的,那家伙跟高明两人一天天的骚话连篇,整天正事不干,专门研究妇女的生活习惯。

    想起这两人,夜辰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忙完这一切,他也是一额头的汗,因为刚才也跑了很长的路,坐在地上,但也不敢就此睡过去,毕竟这是在凶兽森林。

    接下来,夜辰趁着凌瑶还没有苏醒,便在旁修炼了起来。

    夜辰当下修炼不仅仅是为了提升实力,天地灵气可以让他散去疲劳,恢复到最好的状态。

    期间夜辰再次进入精神脑海里,发现他的血脉源头还是一片黑芒。

    经过这些能力上判断,夜辰猜想,‘它’有可能是不死凤凰。

    不死凤凰的表现状态是火红色,甚至是深红,自己的灵力状态也是红色,虽然掺杂了点点黑色,但也不碍事,不然他实在想不出其它的了,也只有不死凤凰最接近。

    不死凤凰,同样是来自蛮荒的血脉,名如其‘人’,凤凰本身就拥有强大的恢复能力,不死凤凰其能力更加明显,战斗力也强大无比。

    “嗯,我这是怎么了?”当凌瑶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状态仿若喝了二两酒,早上刚起来的样子,眼睛有些花,身子很虚使不上半点力气。

    “凌瑶,你醒了。”

    夜辰会心一笑,凑了过去,将一股精纯的灵力围附在凌瑶周身,引发天地灵气,他跟凌瑶的灵力力量是不同的,不敢把灵力直接注入到体内。

    凌瑶看着眼前的夜辰,轻声说道:“谢谢你救了我。”

    “我们之间,就别说这个了,额...我是说,当初也是你先救了一命,这次我们也算是同伴。”夜辰解释道。

    凌瑶歪过头,看向脚上的伤口,大吃一惊,脚跟上的伤口‘消失’了,如若不是靴子上还留有‘证据’,他都怀疑自己到底受过伤没?

    “夜辰,这是怎么回事?伤口怎么没了?”

    “嗯,没了就是没了,你知道的,我从小就住在山边,对治疗外伤很拿手。”

    凌瑶还没苏醒前,夜辰就已经想好了一套说辞,他才不管凌瑶信不信,反正就是这样。

    凌瑶眉头一凝,她知道问下去,夜辰也不会多说什么,这个夜辰身上还有挺多秘密的。

    “等等,我的伤,你是怎么治的?”

    凌瑶突然这么一问,使夜辰心里慌了下,“我去,不会真的被刘青那家伙说对了吧!女生的脚就跟老虎屁股一样,真的碰不得。”

    “那个,就是这样药敷上去就行了。”

    夜辰比划了下敷药的动作。

    “你没碰?”凌瑶说着脱下靴子仔细的检查着脚的上上下下。

    “靠,我看着就有那么猥琐吗?就算真要对你怎么样?也不会只对你的脚怎么样吧?我又不是变态?”夜辰有些生气的道。

    “……”

    想想也对,凌瑶穿好靴子,是自己太多心了,有些不好意思。

    “你也是血脉觉醒者。”凌瑶转口说道,她口气是肯定的,不是疑问。

    凌瑶这下也终于明白夜辰为什么拼命要得到紫血莲花了。

    “是,那又如何。”

    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夜辰没有再隐瞒的必要,他的口气突然变得不一样了,眼神突然凌厉,气氛也变得不一样。

    这无可厚非,高明的警告并不是简单的恐吓,家族与平民之间,防佛有一道难以跨越的鸿沟。

    而这个所谓‘平民’一词,也是那些家族势力施加给平凡人家的,就是为了更好的打压,更好的显示他们的强大。

    如今的世界法则完全就是帝王制,谁强大谁说了算,是真正的一人说了算,可以肆意妄为的。

    虽然,从见面一直到现在,跟凌瑶相处的还可以,她的为人也不错,但血脉觉醒,这关乎到背后的很多事。

    夜辰不得不防。

    凌瑶自然也看出了夜辰的变化,轻笑了声,“你不用这么紧张,我跟我爷爷他们不一样,对于你,或是其他人,我都没有异样的眼光,你能觉醒血脉,那是你的本事,不关乎我的事,我不想做太多的干涉。”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308934/11518595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