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胡

推荐阅读:诸神殿秦君临爸妈和我一起穿越了我当捕快那些年重生之首富人生谈小天封神:殷商太子郊绑定全人类:开局扮演宇智波鼬公主殿下在线求生他从二次元而来大唐:开局自废太子之位诡医毒女

    打斗声逐渐变小了,直至变得寂静,凄厉的夜风从树梢枝头呼啸而过,摇曳的森林古树虬枝好似狂舞的猛兽。

    放眼望去,地上躺着一片人,有些死去了,有的还在抽搐,眼下只剩下两个领头还站着那对峙,他们身上都有着大小不一的伤势,此刻时间仿佛停止了,一切事物都变得很微妙。

    夜辰很谨慎,躲在树上没有立马行动,仔细观察与感知。

    “嗯,是青铜盒子,不在他们身边。”

    青铜盒子掉落到了一颗大树下,只是,那两个黑衣领头虽然相互制衡着,但他们的注意力全在青铜盒子上,夜辰依旧无法下手。

    从刚才的战斗中,他已经知道那两个领头的都是基因开到三重境的高手,他血脉才刚觉醒,全盛时期,对付一个都会有些棘手,别说两个了。

    “得想个办法让他们打起来。”夜辰生怕时间拖久了会出现变故。

    唧唧……

    “唔……老鼠?”看着小黑鼠,夜辰心里有了一计,“嘻嘻,小黑鼠,对不住了。”

    地面上的两人都紧张的观察着对方,现在他们两人的身体状况都相差无几,体力上已经坚持无法持久战,接下来的每一步都至关重要,没有必胜的把握,谁也不敢率先出手。

    就在这时,一只老鼠莫名的从天而降落到了其中一个黑衣人身上。

    “什么东西?滚开。”

    那黑衣人顿时手忙脚乱的拍打着身体,驱赶老鼠。

    “唔?怎么会有老鼠出现?”另一个黑衣人生疑的愣了下,随即便回过神来,现在这不正是好机会。

    手中长剑一闪,“唰”的一下冲了过去。

    感受到危险,那黑衣人也没心思去理会什么老鼠了,慌张的提起剑防住。

    只是,两人的实力本就相差不多,这一击对方又卯足了劲,准备一击杀了他,咔嚓……剑碎手断,随即对方反手又是一剑。

    噗呲……

    那黑衣人直接倒在地上,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就死了。

    “呼呼~~”

    “哼!杀了我这么多人,东西不还是我的?”活下来的黑衣领头踢了踢躺在脚下的人,得意的说道。

    然而,正当他回过头去时……

    “咻!”

    一把匕首飞速的朝他掠去。

    黑衣领头心头一惊,没想到还有人隐藏在暗处,微微侧身躲过了匕首,然而,凌厉如风的一脚紧跟着就出现,瞬间抵达他的胸前,嘭的一声整个人飞了出去,撞倒了几颗古木才停下。

    “噗,,咳咳……”

    “你是?”黑衣领头躺在地上,鲜血不断的从嘴里涌出,刚才的战斗他已是强弩之末。

    此时,夜辰也蒙着脸,这黑布还是他从衣服上割下来的。

    夜辰没有说话,捡起匕首,看着黑衣人眼神愈发坚定,寒冷,握匕的手也越来越紧。

    “算了,反正你也活不了的。”

    夜辰还是没有亲手刺下必命的一刀,他只是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学生而已。

    “唔?”

    这时,森林入口处突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引起了夜辰的注意。

    “快,就在前面了。”一道急促的命令声响起。

    “果然,跟他意料的不错,还会有人前来。”

    夜辰拿起青铜盒子,临走时,扭头又看了眼那个黑衣领头,他已经一动不动了,这才放心离开。

    夜辰前脚刚走,后面就有一大群黑衣人到来。

    “怎么都死了?”有人疑问道。

    “别管这些死人,赶紧找东西,看看还有没有活口。”领头的黑衣人说道。

    “你们几个,沿着这个方向去看一下。”他说的正是夜辰离开的方向。

    “是。”

    “熊头领,没有找到东西。”有人上前说道。

    “怎么会没有?”

    “熊头领,虎头领还活着。”

    “嗯。”熊头领快步跑了过去,“虎哥,你怎么样?你知道东西被谁拿走了吗?”

    “古...古棺。”虎头领说完也咽气了。

    “虎哥!虎哥!”

    “把虎头领安葬一下,别让他尸横荒野了。”

    “是。”

    “古棺,难道是古家的人,可古家在北方,离这里有好几万公里呢,这怎么可能?”

    熊头领捻着下巴,怎么也想不通。

    “熊头领,不管‘古棺’是什么人,我们都可以推到古家上面去,后面的事就让主家去想。”有个黑衣人上前小心翼翼的说道。

    熊头领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只是到最后也没有说什么,“别找了,都回去了。”

    夜辰穿过荆棘丛林,想着应该安全了,刚想停下来,后面就出现了声响。

    他只能继续跑,森林这么大,没想到对方居然能找准他逃离的方向,这些大家族的头领果然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不过,丛林可是他的主场,六岁他就开始独自一人进入丛林冒险了。

    这种‘躲猫猫’的游戏,他可是最擅长的。

    借着漆黑的夜色,夜辰如同一只夜猫子,身法诡异,虽然背着沉重的青铜古棺,但速度依然迅速,脚步轻盈,所过之处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仿佛与晚风同化。

    ……

    寥落的晨星渐渐隐去,黎明的曙光在东方天际重带现,苍茫大地上飘荡着轻薄的晨雾,山林上的青草在晨风里起伏,摇曳的野花散发出扑鼻的幽香,随风飘散开来,令人心醉神迷。

    “唔...太阳出来。”

    为了安全,夜辰昨晚跑了整整一夜,临近天亮才眯眼睡了会。

    伸了伸腰,四周环顾了下,确定安全,才放心的又坐了下来。

    从腰间的缠袋中拿出那个青铜盒子,观摩了起来,有点兴奋。

    盒子扁平扁平的,说是盒子,又像是个令牌,但总能看出它里面有一定的空间,上面刻有一些奇怪的纹路。

    用手抚过,感觉纹路自然天成,没有不适感,也没有丁点的硌人。

    “这么多人抢,按理说是个好东西。”夜辰自认为的想着。

    若有所思地端详着手里的东西,一双沉默的眼睛里,透着费解之色,盒子是封死的,根本无法打开,摇一摇也没有声响。

    “这该不会是个空盒子吧!”

    夜辰有点失望,冒着这么大风险就捡了个青铜器?

    不应该啊!这些家族又不是穷鬼,会为了一个青铜器,不惜死那么多人。

    观察了许久,夜辰实在搞不明白,只能放回口袋,看以后有没有人知道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了。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308934/11518594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