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铜古棺

推荐阅读:至尊阎婿六本木艺能之神超能科技王墨听霜顾间舟鸿蒙天帝凌风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云倾北冥夜煊为煎熬的修仙生活加把柴姜倾心霍栩云倾陆承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甜且娇秦偃月东方璃

    “咦...哪去了呢?”

    夜辰回到家,便在家里一顿乱翻,跟拆迁队进村一样。

    “怎么没有了呢?平时都看得到的,算了,没有锄头,就用刀吧!”

    夜辰拿起桌上的匕首,屋门刚打开半侧,脚步停顿了一下,又退了回去。

    “呵!没想到真的被监视了,不知道是哪个家族的人。”

    刚才夜辰推开屋门,对面的山林里就飞出一群鸟,长年在森林里行走训练的夜辰,从叫声中很容易就判断出那鸟是受了惊。

    哪里有这么巧合的事,偏偏是他出现的时候。

    要说平时,森林里会出现其他人,他倒是相信,现在这个时候,大家哪有那个闲心。

    这么不专业的监视,估计是那些家族从护卫中临时抽调的,就是不知道来自哪个家族。

    “高家,李家首先排除掉,高明是他的好朋友,绝对不可能,而且这件事也是他告诉我的。

    李宇鹏,就以他那种性格,真要对我怎么样,估计也不会跟我玩躲猫猫的游戏。

    那在这老城里,比较有实力的家族就只剩下凌家跟龙家了。

    凌家的人今天刚碰了一面,没什么交际,话都没说上一句,龙家的就更别说了,是男是女都不清楚,他/她们应该也不会过多的‘关心’我吧!”

    夜辰心里一一的分析着。

    但不管如何,这两天只能安份点了,这么多年都等了,也不急于一时。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夜辰装成一副身体不便的样子,白天没事就出来晒晒太阳,晚上就看看星星月亮,实则夜辰是在观察对面的动静。

    树林里。

    两个黑衣人匍匐在树干上,漆黑的夜晚加上森林枝叶的繁茂,只能隐约看清他们的身影,他们眼睛的方向也正是夜辰的家。

    “大哥,都看了两天,这夜辰完全就是在过老人的生活,我看他啊,被李家少爷打败,现在是自暴自弃了,没什么好观察的,一个废人了。”其中一个黑衣人说道。

    “嗯。”另一个黑衣人低头沉思了会,“那好,我们回去复命吧!”

    “嘿!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这两天被快那些小蚊小虫给叮死了。”

    唧唧……

    “唔?”森林突然传来鸟群的惊鸣,引起了夜辰的注意。

    前面两天,晚上森林一直都是很安静的,怎么今天突然会有动静,“难道他们走了?看来明天要去试探看看。”

    第二天。

    今天,夜辰特意等到太阳升高,阳光洒下,才从屋里头出来,他怕监视他的人睡觉还没醒来。

    毕竟这是群不专业的。

    夜辰这次离开了家前,往森林方向走去,边走边踢着路边的石子,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脸上都是散漫之意,眼神都在观察着森林里的动静。

    半晌后,眼看再走几步就要进入森林,夜辰掉转头轻松的笑了笑,他现在已经确定监视的人走了。

    他离得这么近,都没有一丝动静,如果那些人有这么稳,一开始也就不会被发现了。

    这只能说明,森林里没人了。

    果然不出高明所料,监视也不过几天的事。

    夜辰伸展下身体,把手上的绷带拆掉,活动活动了筋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嗯,还是这样才舒服。”

    “该去找父亲留下来的东西了。”夜辰伸了下腰身自说道。

    夜辰一路又回到家里,径直来到屋前的菜园子里。

    以前是菜园子,夜辰小的时候还刨地种过菜,现在只能说是一片荒地。

    夜辰清楚的记得父亲离开的前一段时间,总是拿着锄头在这里刨,种地那是不可能的,从他记事起,就知道父亲是个整天只知道喝酒的酒鬼,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被养大的。

    那时夜辰也只当他是发酒疯,没有理会。

    其实夜辰心里对他父亲意见挺大的,毕竟现在这个世界,实力才是王道,实力代表着生命,夜辰对他的出身并没有怨恨,人活一世,一切都靠自己。

    但如果能父子同心,这条路是不是就没有那么孤独。

    “父亲说过留下有东西,既然房子里没有,那最大可能就是这里了。”

    锵……

    一记铁器的碰撞,振奋人心。

    “真的有。”

    夜辰挖的更加快了。

    “……”

    “青铜古棺?”

    泥土扒开,出现在眼前的一具青铜古棺,只看上面的奇异纹路,就能看出古棺有相当久远的年份了。

    “这青铜古棺大小,怎么跟父亲的身材差不多,里面躺着的不会是父亲吧?

    那我这是挖了父亲的坟?这是大不孝啊!”夜辰咽了咽干涸的嘴巴暗道。

    不过转念一想,也不对,父亲怎么做到自己埋自己的?再说,这古棺都被锁链缠封着,又是怎么进去的,根本不可能,大白天自己吓自己了。

    “不管了,还是先把这东西搬出来再说。”

    在泥坑里,夜辰总有种怪怪的感觉。

    说着,夜辰下手拿起古棺两边的链条,这似乎是当时缠封时有意多出来的,就是方便以后抬取。

    “起。”

    然而,夜辰一张脸都涨得通红了,手掌都磨破了,青铜古棺却纹丝不动。

    “呼呼……”

    “这玩意怎么这么重,以我的力量居然都不能动它分毫数厘。”

    夜辰跳上古棺想休息一下,只是,当他那只破了皮流出了血液的手放在青铜古棺上时,青铜古棺顿时散发出耀阳的绿光,血液瞬间凝成血滴沿着古棺上的纹路上迅速的行走。

    这奇异的一幕,让夜辰心中大惊,暗想:“这难道就是夜家的图腾。”

    然而,还来不及等他做出其它反应,黑芒从青铜古棺的缝隙中射出,瞬间掩盖了绿光,一道古老的法阵霎时间凝聚形成穿过夜辰的身体,将他定格于此。

    法阵出现的同时,青铜古棺上空响起几道晴天霹雳好似警告,狂风大作,犹如上天的怒吼,它的出现似乎有违天地,若隐若现……

    而青铜古棺似乎拥有自主意识一般,一道黑芒如同利剑直冲云霄,空中再次响起了声震荡人心的雷声,天空瞬间恢复了正常。

    一切不过发生在秒间,

    在这强大的天地压力下,夜辰此时的精神已经接近崩溃,鲜血被融入法阵,前后逆转,黑芒融入其中,法阵变化成黑红色极其渗人。

    大地一片晃动,阵阵开裂。

    也是夜辰住得偏远,除了刘青等人也没什么人到来,不然绝对会引起震动。

    夜辰脸色煞白,感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痛,比断骨还要痛百倍,整个人都软了下来,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308934/11518594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